News information

新聞動態

人才托舉強國夢——新中國成立70年來專業技術人才隊伍建設實現飛躍發展

來源:管理員發表時間:2019-10-15

這是創造“中國奇跡”的重要力量——從兩彈一星到載人航天、蛟龍深潛,從和諧號、復興號動車組到中國天眼、國產航母、北斗導航……這背后,離不開他們的潛心科研和奮斗攻關。

這是公共服務均等化的重要支撐——從教書育人的園丁到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從深入田野的農技人員到傳播正能量的宣傳工作者……他們一直在努力為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服務。

他們來自五湖四海,來自各行各業,但有共同的身份:專業技術人才。

新中國成立70年來,黨和國家高度重視專業技術人才隊伍建設,不斷完善專業技術人才管理政策和制度,大力促進專業技術人才隊伍發展。從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理、工、農、醫各類人才加起來共幾十萬人,到目前全國專業技術人才總量達7328萬人,兩院院士1600多人,專業技術人才已經成為我國人才隊伍中的骨干力量,為推動中華民族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提供了重要智力支撐,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匯聚了強大力量。


改革創新人才評價    專業技術人才獲得感越來越多

中關村,北京最有名的“村”。

2013年9月30日上午,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走出中南海,把“課堂”搬到了中關村,在這里進行了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為題的第九次集體學習。總結中關村的發展經驗,習近平總書記認為,很重要的一條,就是這里有著良好的人才發展機制。

2011年,北京市深化中關村人才評價機制改革,在中關村探索實施高端領軍人才職稱評審“直通車”模式,只要符合規定的業績條件,就可直接申報正高級工程師或研究員的職稱評審。通過直通車評價,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青年科學家邵峰一步到位取得研究員職稱,還在2015年成為中國科學院最年輕的院士。

體制機制順,則人才聚、事業興。

人才評價為人才的選拔、培養、使用、激勵等提供依據,具有“指揮棒”作用,在人才發展機制中十分關鍵。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的人才評價機制順應時代要求,不斷改革創新。

作為專業技術人才評價機制重要組成部分,職稱制度自新中國成立以來,大體經歷了技術職務任命制、專業技術職稱評定制、專業技術職務聘任制三個發展階段。

新中國成立初期,科研機構與高等院校基本沿用了原有的聘任制度。20世紀50年代中期,我國把專業技術人員歸為國家干部序列,職務實行任命制,同時實行“學銜”制度,對科研人員和高校教師,根據其學術水平、工作能力和工作成就,授予學術職務稱號。這一時期的學銜作為確定工資、政治與生活待遇的依據,提高了科技人員的政治、社會和經濟地位。

20世紀60年代中期,國家工資基本處于凍結狀態,技術職務任命制度與“學銜”制度基本停頓,“文革”期間職稱工作被迫停止。

1978年3月,全國科學大會開幕,神州大地迎來了“科學的春天”。在全國科學大會召開前,鄧小平同志就指出,要恢復科研人員的職稱,“大專院校也應該恢復教授、講師、助教等職稱”。1977年9月,《中共中央關于召開全國科學大會的通知》中明確提出,應當恢復技術職稱,建立考核制度,實行技術崗位責任制。

作為落實“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的一項重要措施,中科院、教育部、衛生部率先恢復了技術職稱。接著,國務院科技干部局提出了在工程技術人員中建立技術職稱。1979年開始恢復科技干部技術職稱和專業干部業務職稱的評定工作,共設置了22個職稱系列。

由于當時職稱是一種稱號,一般有大中專學歷的人都可以評,且沒有嚴格的數量控制,一些地方出現“教授不教書、工程師無工程”的現象。1986年,國務院決定改革職稱評定,實行專業技術職務聘任制度,讓職稱根據實際工作需要設置,有明確職責、任職條件和任期。

1992年,鄧小平南方談話將改革開放推向新的高潮。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對人才評價機制提出新要求。1993年11月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提出,要制訂各種職業的資格標準和錄用標準,實行學歷文憑和職業資格兩種證書制度。1994年,原勞動部、人事部頒布了《職業資格證書規定》,在繼續實行專業技術職務聘任制度的同時,參照發達國家的通行做法,逐步推行專業技術人員職業資格證書制度,對事關公共利益的專業技術工作實行準入資格控制制度,通過資格考試或認定等方式對專業技術人員具備某種職業所需的專業知識和技能進行評價。

2003年全國人才工作會議后,我國邁開了建設人才強國的堅實步伐。會議提出,要建立以業績為重點,由品德、知識、能力等要素構成的各類人才評價指標體系,建立健全科學的社會化的人才評價機制。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多次強調要發揮好人才評價“指揮棒”作用,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將“完善人才評價機制”列為改革的一項重要任務。2016年中央印發《關于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要求大力推動人才培養、評價、流動等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

落實《意見》,快馬加鞭,一系列改革文件推動人才評價體制機制改革不斷走向深化。

2016年12月,中辦、國辦印發《關于深化職稱制度改革的意見》,提出通過深化職稱制度改革,重點解決制度體系不夠健全、評價標準不夠科學、評價機制不夠完善、管理服務不夠規范配套等問題,基本形成設置合理、評價科學、管理規范、運轉協調、服務全面的職稱制度。隨后,《關于分類推進人才評價機制改革的指導意見》《關于深化項目評審、人才評價、機構評估改革的意見》《職稱評審管理暫行規定》等文件陸續出臺……

破“四唯”讓量才的尺子更精準。2018年10月,人社部等五部門聯合開展清理“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歷、唯獎項”專項行動,人社部門重點清理人才項目、職稱評審等工作中涉及“四唯”的做法,注重以實績評價人才,為人才“減負”“松綁”,激勵專技人才創新創造,多出成果、多實現成果轉化。

為降低就業創業門檻,國家建立《國家職業資格目錄》,加大職業資格清理力度,取消不必要的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事項。2007年12月,國辦發布《關于清理規范各類職業資格相關活動的通知》。黨的十八大以來,結合“放管服”改革重大決策部署,人社部已先后分七批取消了434項職業資格,削減比例達到70%以上,同時嚴厲查處“助考”“掛證”等違法違規行為。

70年歷史長河,70年制度變遷。

目前,職稱評審更加注重品德、能力和業績,不斷克服唯學歷、唯資歷、唯論文的傾向;職稱層級設置不斷健全,工程、經濟等11個未設置正高級職稱的系列均設置到正高級,高技能人才與工程技術人才的職業發展通道得到貫通;中小學教師、技工院校教師、會計、工程、民航飛行技術、經濟、自然科學研究、中等職業學校教師等8個系列職稱制度改革穩步推進……

截至2017年,全國有6100多萬人評聘了專業技術職稱,其中正高級198.99萬人。建立了59項專業技術人員職業資格,含準入類36項,水平評價類23項。截至2018年底,有2900多萬人取得各類專業技術人員資格證書。職稱制度有效提高了專業技術人員的社會地位,調動了專業技術人員的工作積極性和創造性,廣大專技人才有了越來越多的成就感和獲得感。


聚焦高精尖缺    高層次高素質人才隊伍不斷加強

黨中央始終高度重視高層次人才隊伍建設。

新中國成立初期,黨中央把人才工作納入社會主義建設的重要日程,著力改善知識分子特別是高級知識分子的待遇和工作條件,加快培養新中國建設急需人才。

1978年,在全國科學大會上,鄧小平指出:我們向科學技術現代化進軍,要有一支浩浩蕩蕩的工人階級的又紅又專的科學技術大軍,要有一大批世界第一流的科學家、工程技術專家。

2003年全國人才工作會議提出“突出重點,切實加強高層次人才隊伍建設”,實施國家高層次人才培養工程。

2011年,我國出臺了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個專業技術人才隊伍建設發展規劃《專業技術人才隊伍建設中長期規劃(2010—2020年)》,提出“以高層次創新型人才為重點,加快建設一支規模宏大、結構合理、素質優良、具有較強競爭力的專業技術人才隊伍”的總體目標。

面對新時代新要求,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強調,培養造就一大批具有國際水平的戰略科技人才、科技領軍人才、青年科技人才和高水平創新團隊。

依托國家重大人才工程項目,聚焦高精尖缺,我國的高層次領軍人才選拔培養機制不斷健全,一支規模宏大、結構合理的高層次創新創業人才隊伍正逐漸形成。

——實行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的選拔制度,關心關愛杰出人才。 

隨著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的發展,國家急需大批的專家,尤其是中青年專家。中央領導同志曾多次提出,要打破常規,優先地提高那些真有本事、貢獻突出的杰出人才的生活待遇。

1984年,中組部、中宣部、原勞動人事部、財政部下發《關于優先提高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科學、技術、管理專家生活待遇的通知》。1984年10月,第一批424名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產生,其中包括陳景潤、宋健、周光召、路甬祥等。

選拔工作在當時經濟生活相對比較困難的時期,解決了專家人才工資、級別、住房、兩地分居、醫療等切身利益的實際問題,在專業技術人員當中和社會上產生了很好的反響,有力地促進了中青專家的成長。

原人事部于1995年印發了《關于進一步做好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科學、技術、管理專家工作的意見》,使這項工作進一步規范化、制度化。

——實行政府特殊津貼,弘揚重才愛才惜才風尚。

1990年,黨中央、國務院為關心和愛護知識分子,解決他們生活待遇偏低問題,開始實施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制度。那一年,共有1200多名專家、學者、技術人員獲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在當時經濟條件下,津貼對體現廣大專業技術人才創造性勞動的價值,改善他們的生活待遇,提高他們的社會地位,起到了積極作用,讓一線專業技術人才直接感受到來自中央的關懷與溫暖。

此后,黨中央、國務院繼續實施政府特殊津貼制度,并逐漸完善了政策,擴大了范圍,強化了服務,加強了跟蹤。2008年將高技能人才納入政府特殊津貼選拔范圍。

經過將近30年的發展,全國共選拔21批享受政府特殊津貼人員18.2萬人,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制度已經成為我國人才工作領域的著名品牌,成為加強國家專家隊伍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營造有利于人才成長的良好環境、激勵廣大專業技術人才投身干事創業等方面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實施百千萬人才工程,吹響“高端引領”的時代號角。

上世紀90年代,我國各級各類人才,尤其是學術和技術帶頭人十分缺乏,許多重要學術、技術領域的帶頭人出現斷層。

1995年,原人事部、科技部、教育部等七部門啟動實施了中青年學術技術領軍人才專項工程——百千萬人才工程,在對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影響重大的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領域,加快培養造就一批不同層次的學術技術帶頭人及后備人選。

為幫助入選高層次人才早日挺立世界科技前沿,人社部門探索建立起“高級研修和實踐鍛煉相結合、國內培養和國際交流合作相銜接的開放式培養體系”,為人才提供廣闊的成長舞臺。

依托百千萬人才工程,黨和國家培養了一大批經濟社會發展急需的中青年學術技術帶頭人,鄭蘭蓀、李崇堅、溫進坤、蔣宗勇、鄭家奎等一大批領軍人才涌現,共遴選百千萬人才工程國家級人選5700多名,其中入選兩院院士的已有330多人。近年來,百千萬人才占當年院士入選總數的比重越來越大,2017年有80人當選院士,占當年新當選院士總數的62.5%。

——實施博士后制度,為青年創新人才鋪就“星光大道”。

針對改革開放初期中國高級人才培養使用中存在的重重羈絆,著名物理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李政道兩次致信鄧小平同志,建議在中國設立博士后流動站,實行博士后制度。經國務院批準,1985年7月,中國博士后制度正式開始實施。

博士后制度突破了傳統人事管理體制在戶籍管理、人事關系、職稱評定、人員編制、學科交叉等多方面的限制,致力于構建符合青年人才成長規律的管理制度。博士后科學基金、博士后創新人才支持計劃等項目的設立,為博士后研究人員安心科研提供良好環境。

實施30余年來,博士后制度已成為一項具有中國特色的培養高層次創新型青年人才的重要制度。截至目前,我國共有2993個博士后科研流動站和3728個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累計培養博士后22萬人,出站博士后人員中,96人當選為兩院院士。

——表彰全國杰出專業技術人才,以榜樣帶動優秀人才脫穎而出。

回想起收到參加第五屆全國杰出專業技術人才表彰大會通知時的心情,清華大學教授薛其坤至今難以忘懷。“自己幾十年如一日的努力被國家認可,真是感到莫大的幸福。”

這個令薛其坤激動而幸福的全國杰出專業技術人才表彰,啟動于1999年,受表彰的個人授予全國杰出專業技術人才榮譽稱號,享受省部級勞模待遇。截至目前,共開展五屆表彰活動,表彰“全國杰出專業技術人才”299名和先進集體126個。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表彰活動。習近平同志在2009年接見受表彰人才時指出,全國杰出專業技術人才表彰是國家授予的榮譽稱號,很有意義,要積極營造促進優秀人才脫穎而出的社會氛圍,充分調動各類人才的積極性和創造性。


繼續教育更新知識    提升專業技術人才能力素質

工作閑暇時,打開電腦,登錄“貴州省專業技術人員繼續教育網絡培訓平臺”,看課件學習,已成為貴州黔東南州鄉村醫生徐則明的日常。工作3年以來,除了在線學習,小徐還參加了講座培訓、外出研修等不下六七次。

學如弓弩,才如箭鏃。目前在我國,每年大約有近5000萬專業技術人員像小徐一樣,參加各種形式的繼續教育,進行“充電”“續航”,不斷優化知識結構、提高專業技術水平、增強創新創業能力。

我國繼續教育制度的建立,是上世紀70年代末改革開放初起步的。1979年,我國派代表參加了在墨西哥舉辦的第一次世界繼續工程教育大會。1984年,中國繼續工程教育協會成立。

1986年,關于“七五”計劃的報告中提出要逐步建立和完善對科技人員進行繼續教育的制度。多層次、多形式、多渠道的繼續教育活動在全國范圍內開展起來。

1995年,原人事部印發《全國專業技術人員繼續教育暫行規定》,推動繼續教育工作走上法制化和規范化。

2005年,原人事部會同有關部門實施“653工程”,計劃從2005年到2010年的6年內,在現代農業、現代制造、現代管理、信息技術、能源技術等5個領域,重點培訓300萬名緊跟科技發展前沿、創新能力強的中高級專業技術人才。

2006年,“653工程”納入國家“十一五”規劃,這是我國專業技術人員繼續教育工作專項計劃第一次作為國家重大人才培養工程,被列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五年規劃。

《國家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將專業技術人才知識更新工程確定為12項重大人才工程之一,明確圍繞我國經濟結構調整、高新技術產業發展和自主創新能力的提高,在重點領域開展大規模的知識更新繼續教育,每年培訓100萬名高層次、急需緊缺和骨干專業技術人才;分批建設200個國家級專業技術人員繼續教育基地。

2011年至今,專業技術人才知識更新工程通過開展高級研修項目、急需緊缺人才培養培訓和崗位培訓項目,共建設了160家國家級繼續教育基地,完成了1038萬人次的專業技術人員培養培訓,為專業技術人才隊伍建設搭建了示范性、引導性平臺,促進了“終身學習”和學習型社會建設,有效改善了重點領域的急需緊缺人才供給。

為更好規范繼續教育活動,保障專業技術人員權益,不斷提高專業技術人員素質,2015年,人社部出臺《專業技術人員繼續教育規定》。目前,14個省區市實現了繼續教育地方立法,會計、檔案等專業的繼續教育管理辦法或規定相應出臺。地方、部門、行業配合補充、協同聯動的分層分類繼續教育體系日趨完善。

為了提升邊疆少數民族地區專業技術人才的能力素質,黨和國家做出一項重要決策和戰略部署——“特培工作”,即1992年開始實施的新疆少數民族科技骨干特殊培養工作和2009年開始實施的西藏少數民族專業技術人才特殊培養工作。特培工作突出“特”字,特殊培養、特殊使用,采取選派學員赴內地培養鍛煉、組織專家服務團送技到邊疆等方式,培養一批專業技術人才,為兩地發展提供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持。

據統計,26年來,新疆特培累計選拔培養了5572名新疆急需緊缺的中高層次專業技術人才,組織開展了66期專家服務團活動;10年來,西藏特培累計選拔培養了1200名少數民族專業技術骨干,組織開展了10期專家服務團活動,提升了基層人才能力素質,推動了邊疆民族地區加快發展、脫貧攻堅。


個人夢融入中國夢    人才服務經濟社會發展作用凸顯

造福人民,強國興邦。新中國成立以來,從錢學森、鄧稼先、郭永懷等“兩彈一星”元勛、西安交通大學“西遷人”等為代表的老一輩科學家,到以黃大年、李保國、南仁東、鐘揚等為代表的新時代優秀知識分子,一代又一代優秀專業技術人才,懷揣報國之志,把個人夢想融入國家夢想,在服務國家、貢獻社會中實現個人價值,彰顯人生意義。

各地各部門搭平臺、建載體、優生態,放手支持廣大專業技術人才參與到國家科技創新和經濟社會發展的偉大實踐中,為“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國夢的實現匯聚力量。

服務國家重大發展戰略,助推關鍵領域突破性成果“井噴”——

圍繞國家重大發展戰略、重大工程項目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培養聚集人才,圍繞創新鏈、產業鏈、科技鏈打造人才鏈,充分發揮人才第一資源、創新第一動力的作用,關鍵領域突破性成果大量涌現:“兩彈一星”、雜交水稻、載人航天、深海探測、量子衛星等重大科技成果振奮人心,三峽工程、南水北調、青藏鐵路、西氣東輸、港珠澳大橋等國家工程捷報頻傳……

2018年全球創新指數報告顯示,中國從上一年第22名躍升至第17名,首次躋身全球創新指數20強行列。2018年的科技進步貢獻率達58.5%。

服務基層經濟社會發展,緩解基層人才之“渴”——

把論文寫在大地上,把學問做進人民心坎里。依托專家服務基層工作,來自各行業領域的無數專業技術人才走農家、進地頭,下工廠、到學校,轉化科技成果,推廣實用技術,解決技術難題,普及科學知識,培養基層人才。

特別是2011年,人社部啟動實施“萬名專家服務基層行動計劃”,不斷完善專家服務基層長效機制,目前已建立國家級專家服務基地90個,44220名專家深入基層開展服務活動30020場次,培訓基層專業技術人才59萬余人,惠及基層群眾240萬余人,被譽為“推動基層發展實實在在的‘暖心工程’”。中國博士后科技服務團項目自2012年實施以來,共派出博士后64批次1500多人,為地方經濟社會發展提供智力服務。

針對基層專業技術人才匱乏、整體素質不高、基礎比較薄弱的問題,2016年7月,人社部出臺關于加強基層專業技術人才隊伍建設的意見,大力推進基層專業技術人才隊伍建設,更好發揮人才在推動基層經濟社會發展中的重要作用。2019年中辦出臺《關于鼓勵引導人才向艱苦邊遠地區和基層一線流動的意見》,進一步完善人才培養吸引流動和激勵保障機制,鼓勵引導更多優秀人才到艱苦邊遠地區和基層一線建功立業。

助力脫貧攻堅,實現脫貧路上一個都不能少——

圍繞脫貧攻堅、鄉村振興,人社部瞄準深度貧困地區需求,引導人才向脫貧攻堅一線集結。

各項政策措施紛紛向貧困地區傾斜:“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全面開展“定向評價、定向使用”職稱評審工作,加大對深度貧困地區專業技術人才職稱評審政策支持傾斜的力度;選拔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人員和表彰全國杰出專業技術人才向貧困地區傾斜;優先在貧困地區遴選建設國家級專家服務基地,支持貧困地區新設博士后科研流動站、工作站,高級研修項目向貧困地區開放;2019年,人社部重點支持100個專家、留學人員和博士后等高層次人才服務項目,有效解決貧困地區人才“引不進、留不住”的難題……

2019年人社部辦公廳印發《關于動員組織各類專家助力脫貧攻堅活動的通知》,進一步加大人才人事扶貧工作力度,圍繞脫貧重點精準發力,組織開展各具特色的專家服務團活動,選派貧困地區專業技術骨干赴東部發達地區進修培訓,牽線搭橋建立合作關系等,鼓勵支持東部地區專家對口支援西部貧困地區。

從北國山麓到南海礁嶼,從西部高原到東方沃野,從祁連山脈到青藏高原,從大涼山區到帕米爾高原,一時間智慧花開遍南北。廣大專業技術人才積極投身到脫貧攻堅戰場上,向貧困地區群眾傳經送寶,將智慧的種子撒播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

憶往昔崢嶸歲月稠。70年櫛風沐雨,70年春華秋實,民族復興的偉大夢想和使命,需要一代又一代華夏兒女接續奮斗、砥礪前行。在新的征程上,七千多萬專業技術人才正帶著初心和使命,滿懷光榮與夢想,以奮斗之姿,在復興之路上創造出更多無愧時代、無愧歷史的更大業績,為共和國的繁榮昌盛書寫更多榮光!




版權所有:山西鑫富源人力資源派遣有限公司
備案號:晉ICP備12003981號


掃碼關注我們


当今社会赚钱行业